腾飞资本任溶:军民融合将是一个几万亿的市场

  飙升首都人民:军民融合将成为万亿的市场

  网易科技讯12月28日消息,近日,作为腾飞资本的创始人合伙人在接受网易科技独家专访时表示,未来十年,军民融合将成为“万亿”市场。在解散的时刻,军民融合领域最大的投资机会来自两用军民信息技术的应用和拓展,包括软件,硬件,人工智能等各个领域的一些特定技术。他认为,在国防发展中,无论是自主还是试点,无论是基于导航定位,还是基于定位,跟踪,打击或破坏等方面,自动匹配的需求越来越大,计算能力和支持力度也越来越高,这些都与人工智能技术非常相关。任军将军民融合分为两个领域:一个是军队,一个是人民参军,一个是军队向人民转化的机制。解放军军工企业面临的最大困难不一定是技术不好,而是要找到相关的军事应用。以下是对话实录:网易科技:我们知道你所关心的领域是民间与军事的融合,在你看来这个领域是一个更大的市场?任人:军民融合目前国家高度重视这一领域。实际上,从军事过渡到平民参与军队和军民的一切科技成果和服务,我认为这是一个超越万亿的市场。具体来说,不仅是军事装备和信息服务的采购,还有武器的升级,还有军民两用技术,人才和服务,这些都加在一起。所以我预测在未来的十年内,这个市场可能会是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网易科技:在这个市场上,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没有更成功的案例了吗?任嵘:其实有很多。我们现在知道在中国,比如说很多A股上市公司,我们知道有很多上市的公司在中国的A股公司实际上是一个军事融合的典范,比如我们知道中国的安防领域是比较大的一家公司,名叫海康威视,其实十几年前他们还是很小的,他们属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之后的一家上市公司,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的另外我们也知道像CSIC这样的公司实际上是为国家军工企业的发展服务的,多年来我觉得他们发展得很好,其实我们可以想一想,比如比较有名的人工智能股票,叫做IDF,它实际上是基于语音平台,基于语音技术做这样一个普通的技术,也可以用在军民融合这些领域。 ,我们也知道那里只要他们的技术,产品和服务能为国防建设服务,许多公司提供典型的军民参与。网易科技:你如何看待人工智能的发展?任仁:我认为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基本上都是从底层技术方面有了一些新的突破,包括计算能力在内的一些芯片支持,包括一些FPGA架构和计算框架,我觉得是底层技术加上计算能力,支持这波人工智能技术。由于算法和框架的推广应用,包括一些开源的,有些不是开源的,所以更多的技术爱好者和公司可以将其应用到特定的行业应用中。我个人目前在人工智能领域,无论是底层技术还是算法中间,还是以下应用环节,如教育,科技,金融,医疗,甚至是军事,军事,还是军民融合还包括航天,高端武器装备制造业,工业4.0概念的部分,还有这些领域的安全等等,其实我觉得人造智能领域还有一个很有前途的。网易科技:您能否具体谈一谈军事和民用这个领域的人工智能整合,有些发展前景呢?任:我们都知道没有强大的国防,国家建设的各个方面都会被掩盖,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十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报告中提出,到2020年,我国应该把重点放在关于解决机械化问题和2020 - 2035年人民解放军的信息化问题。到2035年,我们将努力建设世界一流的军队。我们知道,当今人类社会的战争格局或国防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国的空军曾经属于我国境内的领海和领空,现在正在飞行。从2015年起,当我国确定空军是战略服务的时候,我国的空军的使命是“整合空间,力量,攻击和防御”。如何理解这八个字?也就是说,现代战争的格局不仅在地面上作战,而且只是在大气层面,甚至在大气层上空的相邻空间作战。所以被称为“空天融合”。另外空军具有战略性和重要的作用,其中包括远程运输和交付能力,包括战略威慑作用等等,还包括具体的直接使用,所以又称攻防兼备性。另外我们也知道在很多情况下,无论是驾驶还是驾驶,无论是基于导航定位,还是基于定位,跟踪,撞击或损坏等方面,越来越多的情况下需要高计算能力的自动匹配支持力量,所有这些都与人工智能技术有很大关系。让我们举一些我国最近在中东某个国家制造的这一系列出口型无人机的最简单的例子。其实,他们出口在我们陌生的土地之外,作为外贸货物出口,而任何自己的工作,都离不开我国强大的卫星定位支持。所以我觉得在军事方面,在人工智能领域,不仅是刚刚上市的空军,还有远洋海军。它还包括我们的军队装备甚至火箭军。还包括进行电子模拟和攻防兼备的战略支援单位,甚至普通部队的军事演习都是有前途的,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苛刻的应用场景。网易科技:就目前而言,您认为在这个领域的文武融合,如果投资机会最大的可能性在哪里?人人:军民融合最大的投资机会还是来自军民两用的信息技术和扩张。它包括软件,硬件和特定人工智能所有方面的一些特定技术。网易科技:你们在这些地方投资,这些企业,你们会抱着怎样的态度?任人:我投资这些项目,大家一般先看看这两个,先来看看先看技术。因为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所提供的装备和技术服务都是以“为争取战斗而战”为基础的,可以说没有一个国家的军队用一种技术来打败战争。不管军队是训练好,训练好还是威慑,还是要真正批判使用,都要技术先进,技术不进步,就会受到别人的控制,打不败,这是第一个,就是看,依靠技术的先进性第二个是第二个看,第二个就是说我们国家毕竟是把整个军事和民间的整合作为一个整体提出来的国家战略,国防建设,应该被列入全国的国民经济建设之中,并教给一些比较主要的发达国家,比如说美国,换句话说,除了看技术外我们也需要看球队。它们并不被视为公司扩展军事或民用市场的特征。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二种看法。网易科技:你曾经投资过哪些领域,与这个领域相比,你认为未来在哪里?任榕:在我们团队之前,我们现在叫做中关村海淀军民融合基金,我们一直比较关心信息技术及其在各个行业的应用,但过去由于国家的关系,包括机构制度方面的制约因素,我们没有太在意军事市场,因为现在国家提出,无论是军事采购还是军事产业集团,国有企业改革科研院所的改革以及对我国高科技民营企业参军的激励,我们觉得存在着一些差异:一是军队向民主过渡主要是制度创新,从扩大市场和场景规划的角度来看,人民军队必须是你的产品,服务一定要做的很好,他是军人。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基金的任务主要集中在基于技术投资这一事实上,这与过去在信息技术方面的基因一样。但不同的是,这个基金是由地方政府出资的。另外还有一些社会更关注国家和国防建设,更关心军事,安全,海空等领域的信息技术。重要的进展,所以他们也提出了一些特殊的想法,这个想法是为了更好的推广这些技术,造福于我们的国家,造福于我们的社会。其实这个门槛是非常高的。因为在这方面往往涉及到很多的保密或解密,有时它涉及到的则是比较尖端,跟我们平时提到的信息技术投资有关,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投资方面,C端消费技术是完全不同的。网易科技:我注意到你们把军民融合分为军事转移和军事转移两个方面。任人:网易科技:对于这两个方面,你认为你想在这两个业务领域投票,有什么困难?任仁:这两个领域确实各有各的优势,但在投资和管理上各有各的困难。由于军队在制度和机制上向人民转化,因为我们知道,过去这个领域一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规划体系,有的甚至不是国有企业或者单纯的公共机构。因此,要把企业转变为企业,在企业转变的基础上,按照国务院国资委等国务院有关部门的有关部署,逐个制定。这样的话可以转化为现代企业制度,有的甚至按照国有企业三级及以下相关企业的有关规定管理民营企业。在这些方面,一方面要关注政策的宽松程度,另一方面要认真研究这个团队和技术在民间的市场前景。这两点都非常难以判断。因为我们了解过去,军事工业集团和这些领域的技术队伍,所以我们一直强调这个制度的力量,或者说制度运作的力量和联合研发的力量。他们过去对预算和企业有限的财力不是特别敏感,有时远离自营,自筹,自主。对于解放军的军工企业来说,解放军军工企业面临的最大困难有时并不在于他们的技术能力差,而在于他们在这些领域找到相关的军事应用。这些方面的应用场景需要经过反复与部队接触才能去与军方联系。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技术不好,或者自己的沟通能力或者适应市场容量的能力不够,执行力还不够好,很有可能不等到人进入市场,就无法生存。因此,民营企业必须管理规范。事实上,许多初创企业的管理非常不规范。比如保密要求,管理不规范,人员变动,知识产权的积累和保护不利,甚至是核心技术的滥用等等,这是行不通的。网易科技:从你的角度来看,这两个领域哪一个你更愿意施展?任人: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我认为,从参与武装力量的人的角度来看,国家提出平民融入的关键问题,就是要让整个国民经济大盘一个接一个地贯彻国家国防科学研究和建设以及这些任务的制作。过去,包括普通民营企业和普通国有企业在内的人口,从过去就被遗留下来,被放在一个先前实施的单井上。井被称为军事工业。真正的私人经济和其他非防务经济体是一个更大的海洋。我打这样一个例子。所以我了解,解放军也是真正符合我们国家的未来,打破国有企业改革的障碍,打破我军军民的制度体制障碍,使我们能够普及人民,我们可以武装和装备我们的部队,我们的士兵和服务,所以我对民间的参与更加乐观,当然军事转机的机会也是很多的,网易科技:目前这块平民参与你有一个成功的案例吗任仁:以前我曾经投过一些案例,我们投这些案例,比如无人机项目,这个无人机项目是2013年投的,现在已经实际为工业用户和我们的部队在提供服务的同时,我们还投资了软件项目,为我们已经在市场上销售的自给自足,值得信赖的软件提供中间件服务。对芯片相关项目进行投票,这些项目也是基于自控芯片和自主操作系统,为我国的国防,交通,教育和金融服务,也在市场上。除此之外,我们还投资了新材料项目,实际上可以理解为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可以帮助我们国家的核心高端基础软件和集成电路及其相关的物理性能和化学性质与电子元件和器件有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极热,极冷,抗辐射和反颠簸,抗电磁等这些领域,其物理性能和化学性能更为稳定,以更好地支持系统的并行和串行功能,所以这些项目也投了一个,也有上市。因此,过去我们只把整个军队和这个地区的人民融合起来。相反,我们按照新的政策,重新组织了海淀军民融合基金的战略。在此基础上,我们采用了以往对信息技术及其产业的偏好,重新审视一下,仔细梳理,看看怎样的机遇惠及国家,也有利于支撑技术的扩张和普及,当然也有利于给我们的投资者回报。网易科技:您认为其他基金想要进入这个领域容易吗?任人:因为军民融合是我国的战略,我认为很多资金进入这个领域并不容易。相反,许多国家更加关注和关心国防体系。例如,美国,俄罗斯,日本,意大利和德国,虽然比我们的军队略为军事一些,实际上并不是可以投入军事供应体系的资本。我国是实行准入管理的,与我国目前国内实行的这一管理制度相比,外资在条件有限的条件下可以参与到企业在这一领域的投资,具体清单又包括了什么样的内容,但是也是一般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可以做的。目前这项政策还在研究中,逐步完善。第二,按照我们国家提出的军队参与的概念,包括地方国有企业和纯民营资本在内的我们的许多人都想投票支持这个军队,现在政策导向是没有障碍的,但实际上从可管理的角度来看,去军队的一般单位或示范单位还是不容易的。但是,由于我们有足够的军民融合的地方,我们的企业数量非常之多。例如,我们要建造一艘可能是军事单位的军舰。我们必须确保我国本身拥有100%的股权。但是,它的许多配套单位和重要零部件,零部件供应商,以及其人员服务,计算机模拟这些东西,甚至一些辅助设备的供应,它可以通过二,三,甚至四,五,六家供应商解决。事实上,这些供应商有很多投资机会,他们有很多机会。这不就是国有资本的机会吗?其实只是因为大部分的军工集团都是国有企业。因此,军民结合在这个领域不仅包括军事技术相互融合的领域平民百姓,也是过去几十年的传承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进一步消除了这些障碍,进一步加强了改革的需要和任务。网易科技:比如说我们从现在开始,有一个时间机器怎么样,到2016年,你怎么对自己说呢?任嵘:真的不好评价。我说这个赛道是很好的选择。网易科技:会鼓励自己呢?任荣:是的。网易科技:到2018年底你会有什么样的信息?任榕:继续做好我们的工作,带领团队,为各方面的利益相关者,支持我们的家庭前进,支持包括上市公司,母基金和地方政府在内的社会各方面的进步,为以及支持我们的一些科学家,呼吁他们,给予赞美,让我们的工作带来他们的技术,更好地为老百姓服务。网易科技:最后一个问题,未来一到两年,你觉得你们这个行业的军民融合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变化?任人:我觉得今天会更热更热,就像今天的人工智能一样,我们会意识到这个领域的军民融合是真的。这不仅是科学技术一体化的问题,这是一个我国经济建设,文化发展和社会建设这个非常重要的机遇和重塑的问题,我想这个领域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但是我们欢迎越来越多的同事跟着我们在这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