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高管:中国抢先太多,美国政府需赶紧拨钱

  谷歌高管:中国牵头太多,美国政府需要急于拨打电话

  (原标题:谷歌母公司前执行主席施密特:中国是第一个,政府快拨钱啊)“中华民族正迎来伟大复兴”美国“纽约客”杂志将1月8日发表这篇题为“长篇散文”的文章的最新一期在小标题中写道:“由于特朗普放弃了美国的全球责任,中国正在努力清理这个烂摊子。”开始工作的资深纽约记者埃文·奥斯诺斯(Evan Osnos)在2005年的中国,熟悉“常规”,并表达了他对特朗普放弃全球责任的不满。这表明中国崛起的部分原因在于另一方面,由于中国政府“蓄意囤积国力”,美国自愿撤军。笔者力图把今天在中国的行动纳入这是昨天美国的模式,把中国描绘成一个霸权的形象,试图通过出口意识形态,提供安全服务和向智力提供高科技来控制世界,更为有趣的是作者特别不满意特朗普政府削减了在Google等科技公司的技术投资。文章抱怨说,美国“创新自由主义”旗手谷歌的前高管公然抱怨说,美国政府在人工智能领域缺乏对企业的支持,这将使美国投降中国10年内占主导地位。 “纽约客”文章截图作者认为,“人工智能”的主要目的,就是“情报与安全”。另一方面,美国着名的金融杂志刚刚发表了一篇很长的文章,揭露了中情局等美国情报机构如何成为全球互联网和硅谷的创始人。他们特别投入资金来指导谷歌的诞生和成长。观察网为读者编写两篇文章“参考:根据纽约人网站的文章,引用来自为CIA提供最新信息技术的风险投资公司-Q-tel的数据,美国政府正在公布人造的情报项目仅投入了12亿美元,而中国政府在当前的五年计划中,已经投入了150亿美元的人工智能。作者写道,特朗普政府之前,中国政府在人工智能发展方面的投入远远超过美国,这些人工智能的使用是“间谍软件和安全”。文章抱怨说,在特朗普政府2018年的预算中,研究投资下降了15%,即111亿美元。这使得国家科学基金会对“智能系统”发展的投资减少了10%。去年11月,时任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华盛顿的AI和全球安全峰会上说,美国降低基础研究投入,中国将在10年内人工智能领域超过美国。他说:“到2020年中国将迎头赶上,到2025年中国将比我们好。中国将在2030年左右统治人工智能产业。”施密特还曾担任美国国防部创新咨询委员会主席,他补充说,“(特朗普)禁止来自伊朗的抵达是技术发展的障碍,伊朗培养了世界顶尖的计算机科学家,我希望他们在这里。我希望他们能成为Alphabet和Google Work。不要让这些人移民真的疯了。 “图:Google母公司前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日前,西方媒体还专门在公共场所攻击中国,设置了摄像头和人脸识别系统。”纽约客“作者还采访了业内专门从事计算机视觉技术的业内人士,原始技术的深度学习,人脸识别,视频分析,无人驾驶的文本识别和医学成像识别。文中特别提到了公司监督和公安合作。谷歌和整个硅谷,美国情报机构的投资产品谷歌和美国情报机构早就没有消息,早在2013年6月斯诺登暴露出“棱镜门”之后,彭博社就发表了一份报告,称Google在2009年开始参与“棱镜”项目,除了谷歌,微软,麦克菲等数千家美国高科技公司都与情报机构进行了各种合作。尽管知名的金融网站Quartz最近在2017年12月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但Google和美国情报机构之间的合作甚至还在20年前。当时美国情报部门开始与硅谷紧密合作,试图在互联网世界准确地追踪人,而这种合作的核心就是谷歌。情报机构希望美国的计算机科学家能够通过互联网将公共数据与用户资料进行匹配,并为此建立一个公益组织,在为大众服务的同时满足情报界的需求。他们要从一开始就主宰“超级计算机革命”,掌握互联网世界上成千上万的用户的行为。这种合作使得今天有了这样一个庞大的公私伙伴关系来监测帝国。关于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创建谷歌(Google)的原因与当今公众所知道的不同之处在于,石英文章的屏幕截图文章写道,互联网是智慧需求的产物,20世纪70年代,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连接了四台超级计算机来处理和传输大量数据,十多年后,该网络被移交给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使网络在数千所大学中得到普及,最终形成万维网,硅谷也是如此,1990年代中期,情报机构投入了对学术界最有前途的超级计算机的研发,并引领了大规模信息技术的发展,他们通过由CIA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运行的非保密,高度独立的计划为这些计算机科学家提供资金,k被誉为“大规模数字数据系统(MDDS)”项目。这个项目,连同在未来几年投资数千万美元的项目,构成了硅谷的基础。投资于这些国家私营企业的孵化器创新体系,帮助高通,赛门铁克,网景等强大的科技公司在多普勒雷达,光纤等产品上取得重大技术突破,accweather, Verizon和AT T是至关重要的。今天,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为大学计算机科学研究提供了近90%的联邦资助。这样,美国情报机构与大型商业科技公司的合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当国家安全机构需要追踪人员和群体时,他们知道要寻找谁。这样的合作非常成功,非常符合最初的目标。 Google是领导者之一。 1995年,MDDS的第一批基金被授予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小组,他们正在研究“查询鸡群”来优化复杂的查询。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与利用互联网建立数字图书馆项目有关,这是Google的另一个重要来源。这些投资导致当时两位研究生Sergey Brin和Larry Page的迅速发展,以及页面排名和用户查询需求的突破。 Google是基于这个基础的。在谷歌突出的头几年,负责这些情报项目的政府官员定期与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会面,掌握他的研究成果,而不是“正式”地为美国情报机构工作,布林只是斯坦福研究员事实上,早在2006年,就有人声称谷歌已经资助情报界多年,帮助该国打击恐怖主义,但谷歌发言人“连线”杂志的John Battelle澄清说, ,“谷歌有关(上面)的断言是完全不真实的。”“石英”的结论是,中央情报局直接与布林和贝尔资助谷歌,但布林和佩奇由国家情报机构资助,并完成了情报机构等待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