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V疫苗不该打?华大基因董事长:钱多没事干才

  HPV疫苗不应该打?华大基因董事长:没有什么钱只是打败了

  (原题:子宫颈癌疫苗不应该打?华大基因董事长:钱多打无关)2017年7月,中国大陆打破宫颈癌无疫苗的局面,十年后才终于出台。然而,疫苗价格昂贵,疫苗预防的有效性以及需要观察的安全性仍在争论疫苗是否应该被打的问题。最近,中国基因测序领域的主席王健在接受采访时披露了他的个人意见,对于一些中国女性来说,选择去美国或香港注射宫颈癌疫苗现象,王健明确表示:“我反对,疫苗4000元,5年打一次,你做早检,50元,3年检测一次。所谓宫颈癌疫苗是指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有几百种HPV亚型,其中30多种疾病可以同时分为高危型和低危型。目前,已知至少14种高危HPV亚型,其中16,18亚型风险最高。目前有三种全球HVP疫苗用于预防宫颈癌。默克公司的HPV疫苗四价Gardasil抗HPV16,18,6,11四种亚型,HPV疫苗Gardasil九种中原有四种亚型,并增加了31,33,45,52和58种五种HPV病毒亚型;此外,葛兰素史克的二价疫苗Cervarix以HPV16,18为目标,目前在中国大陆上市的批准是二价和四价,覆盖了HPV病毒亚型更为全面的9个价格,中国大陆尚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中国妇女选择在美国还是香港注射宫颈癌疫苗。目前,中国女性中有35%患有颈椎病。新增恶性宫颈病变数量每年增加131,500人,占全球宫颈癌病人总数的28.8%。王健认为其更多的价值是“经济账户”的结果。 “5年打过一次,你一定会得到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机会,当然你没有什么比这更没有什么可玩的了,没有问题的普通老百姓玩那不妨做的考试就完了“。王这种以较高的价格杀死疫苗的宫颈预防措施就像是“好像你曾经在山上派兵”一样,然后把他的基因测试和“半个月的被检查无人机”相比较。不同的预防方案,完全是以商业为导向的。“此外,王健还说:“疫苗多的外国人和中国不一样,不敢相信。”不过,据大学附属妇产医院宫颈疾病诊疗中心主任复旦Su龙介绍,在上海接受采访时表示,70%的这两个亚型是在上海的宫颈癌患者中发现的。除了王健提到的“经济台账”和不同的病毒亚型之外,围绕目前HPV疫苗的争议还包括预防效果和副作用。隋龙曾经提到,接种疫苗可以预防绝大多数宫颈癌,但不能起到百分之百的保护作用。一方面,预防效果也与上述亚型有关。 “尽管HPV疫苗对高危型HPV16和18都有100%的保护,但相当比例的女性仍然有持续性感染16和18型高危型HPV可能患有宫颈癌。”隋龙说。而且,上述三种疫苗目前只能预防各自所覆盖的HPV感染的特定亚型,不能清除感染的HPV病毒。此外,近年来,香港,日本和瑞典报告接种HPV疫苗后不良反应的病例甚至导致死亡和瘫痪。值得一提的是,华大基因先前公布的基因型HPV基因分型检测结果表明,对于所有14种高危型HPV和两种生殖器疣类型的主要致病病毒(基因型6和11)都是准确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华大基因HPV检测样本超过250万个,覆盖72个省市72个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