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大数据面前无隐私,到底谁才是老大哥

  骑士岛:在大数据面前没有隐私,到底谁是大哥

  (原题:[解决方案]大数据无隐私,到底是谁的大哥哥)文/火山大ra最近,几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因为数据隐私不太安全。在这里的阿里部门,其子公司支付宝爆出了“年度账单”活动,默认票据用户数据;腾讯部并没有停止,吉利控股首任董事长李书福公然质疑微信偷窥用户聊天的历史,几家田纳西州和广州市政府开庭审理的第一个“微信身份证”已被指控为“不礼貌的动机”;除了这两个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内容平台的今天的头条新闻外,还有人质疑使用手机麦克风获取用户数据的隐私...一度,中国的网民被大量的对数据安全感到不安,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陷入了深刻的信任危机,一开始数据隐私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隐私是不可否认的,人类历史长期以来一直受到隐私问题的困扰。香港大学法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曾经指出,自从我们逐渐从农业社会转变为城市商业社区,从熟人社区走向陌生人社区,更注重隐私,所以建筑材料要求隔音更多,遮光窗更多,人们也更倾向于生活在大大小小的“鸽笼”中。信息技术和相关设备的情况日益恶化,人们开始喊“隐私已经结束”。你看,照相机和照相机的发明,便于人们的坦诚和监视;电报和电话的发明使我们更容易被窃听;电脑的发明,个人隐私通讯更方便;和一定大小的身份证号码,转售市场的手机号码的形成大都受益于此。从技术上来说,我们这个让人心痛的徐郁雨案的根源也在这里。但客观而言,这些隐私问题并没有对整个社区构成威胁。胡玲认为,大多数情况下都停留在物理层面和空间层面,虽然有摄像机或摄像机,但一般来说,国家,商业组织和个人还没有大规模收集个人信息的技术能力,特别是日常的信息,其实即使可以收集,也只能停留在传统的人事档案管理等重要事件上,顶多加上各种名声侵权等纠纷,至于像我们这样的老百姓,世界是如何变化的呢?也许从“大数据”开始悄悄“入侵”我们的生活吧,“石油”可能希望用“大数据”作为极限,会在互联网时代和后互联网时代之前,我们将互联网的生活分成几个阶段,很明显,互联网时代来临以后,所有的规则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妨想一想,你的音乐应用越来越明白你的心情这首歌?新闻应用程序,T他感兴趣的消息是如何不完成它?地图应用程序,出租车软件总是能够准确识别“家”,“公司”,“健身房”的具体地址,并带你完美的旁路拥堵部分?为什么一台机器能做到这一点?一切从大数据应用程序。胡玲指出,后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可以更加方便地披露,收集,整理,分析和使用个人隐私和数据,规模远远超出想象。那么我们还不能判断这个过程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有多大。简单地做个比较,大家都知道,从古代来说,掌握客户心理是成功的商业成功的魔力,那么问题,过去和现在,企业怎么样?很容易回想起,在网络时代之前,只不过是问卷调查,电话访谈,实地考察,会员卡......并不是说要分发给足够数量的用户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这些数据的统计和整合是一个巨大的项目。那么在互联网时代之后?正如“经济学人”所说:数据是石油的新时代。不要主动攻击企业,网络几乎可以得到所有的大数据。事实上,我们听的每一首歌,每一首歌,每一首歌,都可以被企业收购,在海量数据中逐渐成为一点点,然后用于深入的数据分析,而不是用于商业。当然,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数据都是石油的。大多数情况下,数据将具有足够的价值,只有相当数量的内容,广泛的覆盖范围和足够准确的数据来源。当然,公司对此非常精通。不要相信,你看看各大互联网公司飙进“圈地”运动。 Drips等新兴独角兽不断依靠燃烧和补贴来扩大用户数量。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正在不断把小型互联网公司整合到各大数据研究中心,争先恐后地“了解”用户。裸奔的声音非常完美,企业为用户提供方便,便宜的服务,用户在享受服务的同时,“顺便”贡献自己的数据,两全其美。但问题在于,通过技术手段收集的数据能否像传统的问卷调查一样,稀释甚至完全抹去用户的个人信息呢?换句话说,在大数据时代,我们如何判断这些公司是不是会指出个人在收集信息的过程中,政府不能保证公司不能保证广告商不能得到保证斯诺登大家都知道,“卫报”和“华盛顿邮报”在2013年报道,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启动了一个代号为“棱镜”的秘密监视项目,直接访问美国互联网公司的中央服务器挖掘数据,收集情报,包括微软,雅虎,谷歌,苹果在内的9家国际互联网巨头都参与其中。事实上,百度总裁张亚琴早在不同场合就表示,“斯诺登事件”绝对不存在隐私,物联网的兴起加剧了这一矛盾,现在任何一个项目都可以设计成通过传感器收集和发送信息,以智能家居为例,您的家具不仅会记录您的言语和行为,还会收集终端中的数据,如果需要,数据可以“销售”或转移给任何人,组织还是组织呢?否则,你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怎么会在当当网上出现广告推呢?更值得关注的是,我们离不开这样一个社会。据有关统计,微信的用户数已经超过9亿2017年,支付宝用户数已经突破5亿,日均下降量达29.5万户,随着现代商业的发展,新经济已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在这个大数据时代,我们似乎别无选择,只能连胜。既然边界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我们就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总而言之,大数据技术实际上是人文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这是不争的事实。把钱放在银行安全或隐藏在枕头下安全?综合考虑,肯定是前者;为了个人隐私和隐私,从手机支付,不要点网络外卖,没有网络车?这可能不是几个人可以做到的。对于政府来说,它的重要性同样值得注意。不仅可以帮助提高国家能力,加强某些领域的监管,还可以预见社会团体防止恐怖主义行为和骚乱的行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不需要被绑定。既然我们不能拒绝这个时代,至少我们必须有一个边界。 2015年12月15日,欧盟执行理事会通过了一项被认为是全国最严格的数据保护法律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特别是有一个巨大的惩罚上限:对于不太严重的违法行为,罚款上限为1000万欧元,即前一年全球收入的2%(以较高者为准);对于严重违法行为,罚款上限为2000欧元或上年全球收入的4%(以较高者为准) ,许多技术型公司受到阻碍,许多互联网巨头遭受损失,当然,我们不想研究这样一个严酷的法律,毕竟,我们仍然需要一些耐心和信心,正在发展的事情,大数据是可以提高到国家战略水平,但公平的说,中国的数据安全立法确实需要保持。例如,数据所有权和可用性的分离问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例如,用户与微信聊天,聊天记录属于用户或平台;在不需要同意我的记录的情况下访问聊天;没有通知我自己的聊天数据商业用途的情况下,如何定义这种行为?这一切都是有关部门急需出台的相关法律和制度。这不仅关乎商业道德,也关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不容忽视。